•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资料

魏凤楼在鹿邑二、三事

时间:2014-12-08 09:51:20   作者:   来源:   阅读:1124   评论:0
内容摘要:魏凤楼在鹿邑二、三事70多年来,在鹿邑广泛流传着魏风楼(中共特别党员)县长的动人事迹,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津津乐道地讲上几段。魏县长为什么能赢得鹿邑人民的崇敬呢?说起来话长。1938年6月1日,鹿邑县城第一次沦陷,时任国民党县长张作舟闻讯,已在日军进犯的半月前弃城闻埽城内居民也纷...

魏凤楼在鹿邑二、三事

 

70多年来,在鹿邑广泛流传着魏风楼(中共特别党员)县长的动人事迹,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津津乐道地讲几e魏县长为什么能赢得鹿邑人民的崇敬呢?说起来话长。

1938年6月1日,鹿邑县城第一次沦陷,时任国民党县长张作舟闻讯,已在日军进犯的半月前弃城逃跑城内民也纷纷逃往乡下避难。日军占领县城以后,在鹿邑城乡烧杀掳掠,长达40多天,因兵源不足,就狼奔豕突而去。日军去后的鹿邑城内蓬蒿没膝,炊烟断绝,几乎成为一座空城。而在乡间恶兵蜂起,盗匪如毛泛区逃来了许多难民加之水、旱、蝗、汤(国民党反动派汤恩伯的队伍)之害,弄得鹿邑大地尸骨遍野,民不聊生。就在这时,魏凤楼以国民党县长的名义,率1200人的队伍来鹿邑上任。 

鹿邑来了新县长,又带了一支穿得破破烂烂的队伍,老百姓见而生畏。一天两天过去了,城内既没见鸡飞狗跳,也没见抓丁拉夫,胆大点的市民就陆续回城。只见土里土气的士兵们沿街走巷,宣传抗日,或劝商店开业。市民们见魏县长的队伍是抗日的队伍,又纪律严明,便各自重操y业。县城慢慢的又热闹了起来。又是几天过去了,奇怪的是:既没见新县长升堂理事,也没见他出门拜y。新县长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细心的人们观察到:每天西关的早市上,王清河的豆沫摊上多了一操y西乡口音的庄稼汉。这几天,他总是来这里喝上一豌豆沫,吃上两块大红芋。吃过后,就到西关“沙江山”帮粮贩们拉拉红车。而后,他就街走巷和群众拉家常访民情、讲形势宣传抗日。他成了茶棚、饭摊、说书场的常客。

魏县长说书

听说魏县长是抗日县长,其部队又纪律严明,邻县的一些富商,都争相来鹿邑经商避难。

亳县有个姓王的说书先生,是个不得志的落文人,他以说书为生,宣传爱国主义思想《精t说岳》和《大明英烈传》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听魏县长主张抗日,便到鹿邑来说书,说书摊就设在县t门口。

秋日的一天下午,金风送暖,王先生《精忠说岳》正说到热闹之处,把惊堂木一拍:“且听下回分解”便停住了。他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正准备收钱,只见坐在后座的一位中年汉子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前排,向四座拱拱手微笑着说:“各位乡亲,王先生说得很好'有钱帮钱场,没钱帮人场,请大家给王先生凑顿饭钱”。说着他从腰里掏出一块银元丢进簸箩里,随手拿起簸箩挨座收钱。这时大家才注意到:这个中年汉子头戴一顶毡帽,穿一身破旧的白土布裤褂,脚穿的是一双黑土布手工布鞋。他中等身材,黑红的“国”字脸上长着一对熠熠生辉的大眼睛,咋一看,完全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奇怪的是,听一场说书,竟随手扔一块大洋,大家心中不免生疑。听众们见他如此慷慨,也都纷纷往簸箩里扔铜钱。钱比每天收的都多,但王先生并不十分高兴,却呆站在那里想心事。等中年汉子把钱簸箩放到桌上时,王先生才拱手鞠躬,笑脸相迎。连说:“多谢老兄,多谢老兄!”……。还没等王先生把话说完,中年汉子便说:“王先生,你累了,请休息一会,我替怂狄欢巍薄K婕此把惊堂木一拍,就说起抗日同盟军在察哈尔抗日的故事。他声音宏亮,吐字清晰,抑扬顿挫,说得有声有色,语惊四座。当说到日军的暴行时,大家无不咬牙切齿,怒形于色;当讲到同盟军痛歼日寇, 收复察东县时,大家无不喜形于色,拍手称。到故事说毕,大家方才醒悟过来,心中嘀咕着:“说书人是谁?”还是王先生反应较快,急忙站起,抱拳当胸,恭敬地说道:“老兄贵姓”?“免贵,姓魏”。王先生似有所悟,“莫非你是县长大人”?“什么县长大人,今后就叫我老魏吧”。“哎呀,岂敢!鄙人穷困潦倒,为谋生计来鹿邑说书,暂借贵县这块宝地栖身,今后还望魏县长多多关照。”魏凤楼连忙说。“好说,你说的是《精忠说岳》,我讲的是抗日,同是为了激发同胞们的爱国热情,唤起民众的斗争精神,咱们今后就交个朋友吧”!这时,听众们如梦方醒,立即站起身来,报以热烈的掌声。

自那以后,魏县长一有空,就到说书场坐坐,说段抗日故事,借以接近群众,查访民情,宣传抗日。                                                               

魏县长贺喜

1938年9月,魏凤楼到鹿邑任县长之日,正是豫东洪水泛滥之时。西华,太康等县逃来的难民遍布城乡,西关的大王庙关帝庙就有饥民上千人。

魏凤楼虽身为县长,但当官不官。他平易近人,关心群众疾苦,经常向灾民发救济粮救济款,往往走在大街上,遇上灾民也随时掠杈燃谩

有一天,魏县长刚一出县政府,就一群要饭了,有的说:“魏县长,行行好吧,我们两天没吃东西了。”有的说:“我们大都是西华县的灾民,你看在老乡的情分上,也不能让我们饿死呀”!正在说话的时候,只听东边大隅首方向三眼铳一个接一个地放个不停。魏县长问街:的行人是谁家放铳?行人说是贺东方娶儿媳妇哩。魏县长知道贺东方是大隅首杂货店的掌柜

贺东方,原名贺进德,家住城东大贺庄,有青沙地一百多亩,果子园十多亩,还在城里开有杂货店,在城东一带也算是富户。他乐善好施,所以,外人送他个外号叫贺东方。美中不足的是,年过半百膝下无子。他日思夜想能让妻子给他生个宝贝儿子。想来想去,他想出一个办法,不如在穷人乩锉а一个婴儿,于是就让妻子在肚子上塞上衣物,假装怀孕。说来巧,不久就抱了一个男婴,起名亟泻厣。全家把他视为掌上明珠。这天贺东方就是给他的宝贝儿子娶亲 。

魏县长转念一想说:“乡亲们,等我一会,马上咱去坐席去。”说着直奔通兴杂货店走去。在杂货店买了张红纸,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积德娶闲女,下联是:行善出孝儿,横批是:善有善d。魏县长手拿对联,后面跟着一大群灾民前去贺喜。贺东方听说县长来贺喜,急忙出迎接。魏县长拱拱手说;“今天是令朗花烛之喜的日子,特同穷乡亲们前来贺喜,无物相送,我亲书一副对联,万望笑纳”。贺东方受宠若惊地说:“哎呀,怎担当起县长大人前来贺喜,我这里致谢啦”!说着一揖到地的说t“请县长里面用茶”。魏县长说:“你看,我这以来,这些穷爷们也都跟着来啦,他们站在门外不太雅观,给他们先弄顿饭吃,把他们打发走吧”。贺东方随即让大总拉桌开席。魏县长亲自维持秩序,每桌8人,共开了23桌,每桌都吃得盘干碗净。本来大门上的喜对已经贴好,贺东方又亲手把县长写的喜对贴在外面,并感到无尚光荣。灾民吃饱后,魏县长立即把他们领走。大总又派人到各饭馆买菜,以便招y亲朋好友。

事后人们把这事编成顺口溜说:“贺东方娶儿媳,亲朋好友不用急。县长亲自来送礼,叫花子坐了头运席

 魏县长巧卖大_庙

那时本来就穷困的鹿邑,又经日军掳掠,一下进驻了几千人的抗日队伍,筹集军饷o别困难,加之难民又需要救济,作为一县之长的魏凤楼,不愿加重百姓的负担,只有向富户们募捐(那时叫抗日乐意捐),既然是乐意捐,又不能强迫,总得有个说法吧。魏县长思来想去,只有采取卖东西的办法进行募捐。结果老君台、黉学、城门楼、城墙都卖了,还是入不敷出

夏日的一天,他出了县政府,直奔西关粮行走去。粮行掌柜刘庆正坐在柜台内喝茶,他一见县长进门,急忙站起来让坐,端茶递烟。县长说:“我一不喝茶,二不吸烟,就想问问粮价的事”。刘庆君说:“粮价又涨了”。魏说:“粮价一直涨,穷百姓买不起粮吃,是否定个官价如何?”刘庆君急忙说:“定官价恐怕不行,咱吃的都是外地的粮食,一定官价粮贩们谁还向鹿邑运粮,到那时我们鹿邑人吃粮不更难吗?”魏说:“那也是,暂时先不定,以后看看再说吧。”此时魏县长把话题一转说:“刘掌柜,你看我初来乍到,今天天气热,你也不太忙,鹿邑城内那里凉快,又好玩,你领等ネ嫱嫒绾危俊绷跛担骸昂猛郏鹿邑城内再没有大王庙的花戏楼上凉快啦,又不远,我陪你去”。 说着二人站起身来,就往西走去,走到关爷庙(今城郊一中)往北拐不远就到了大王庙。当时大王庙是鹿邑标志性建筑,山门三大间,山门上就是鹿邑三座花戏楼中最好的一座,砖木结构,五色琉璃瓦盖顶,雕梁画栋,气势雄伟,虽年代久远,但从木墙壁上一幅幅戏剧木雕可以看出当年的辉煌。花戏楼坐南朝北,与大王庙正殿相对。正殿9间,也是五色琉璃瓦盖顶,飞檐斗拱,檐嘴木刻12条金龙,高大古朴。殿内泥塑大王神像,威武庄严,四个武士站两边。花戏楼与正殿之间是有十余丈长的大院,可容纳两千多观众。第二进院有寝殿9间,比正殿更为高大,整个大王庙占地十亩。

魏县长与刘庆君来到花戏楼上落坐以后,县长问:“刘掌柜,你知道这座大庙的来历吗 ”?刘说:“我听老年人讲,这座大王庙是明朝建筑,这里面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相传在元朝末n,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于潘阳湖,时有谢姓兄弟四人,身强体壮,武艺超群,为避难隐姓埋名在长江玩船,以捕鱼为生。后投入朱元璋部下从军,与朱元璋造大船,操练水军,立了大功,双战死沙场。后来朱元璋称帝,建立了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为纪念兄弟四人,下旨各州府县都要建立庙宇,封兄弟四人为金龙四大王。县长说:“既然是皇帝下旨建庙,当时花了不少钱吧”?刘说:“听说光朝廷就拨款上万两”。说到这里,县长接着说:“刘掌柜,咱两是老朋友啦,近人不说远话,笤谖艺作难。日军侵我中华,中国的大好河山已大半沦入敌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中国人,本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团结一致,共同抗日。抗日队伍进驻鹿邑后,逐步壮大,现在已有3000多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已两征睢杞太。还有逃来的难民遍布城乡,我作为鹿邑的父母官,总不能让抗日官兵饿着肚子去打仗吧,也不能让难民饿死街头不管不问吧。你开粮行,可以说我是最大的顾主,以往我没拖欠你一分钱吧?现在我有了困难,你总不能坐视不管吧。我老魏虽然穷,但从来z白要人家一分钱。但是为了抗日我把老君台、城门楼都卖啦,现在就剩下一座大王庙了,把它卖给你如何?据你说大王庙新建时朝廷拨款上万两,现在破物半价再打七折。我也不偏不向,老君台、城门楼都买3000块大洋,你也拿3000块大洋吧。同时,刚才我说啦,我是你的大顾主,这些钱z来买粮食,还不是又回到你的腰包里吗”?一话把刘庆君说得哑口无言,只好点头称是。魏又说:“z天后你把钱送到县政府,我写好文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王庙就永远成为你的产业啦。但是必须说明:一不准转卖,二不准扒掉,三坏了你负责修理。县长就这样把大王庙卖给了刘庆君这件事在鹿邑城乡传为佳话。                          

                 

                                                   

                              刘瑞云   史效珍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4 luyizx.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鹿邑县委员会

地址:紫气大道西段  电话: (0394)7223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