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史资料

杨树森在鹿邑

时间:2014-12-08 09:47:24   作者:   来源:   阅读:1072   评论:0
内容摘要:杨树森在鹿邑抗战时期,在日伪军统治鹿邑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鹿邑人民过着非人的生活。只有杨树森率领的和平救国军十七师进驻鹿邑期间,鹿邑人民才得以喘息。杨树森的十七师驻鹿期间,我已10岁,当时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凡是健在的老人,提起杨树森,都交口称赞。我尉拖氚阉在鹿邑的事整理...

杨树森在鹿邑

 

抗战时期,在日伪军统治鹿邑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鹿邑人民过着非人的生活。只有杨树森率领的和平救国军十七师进驻鹿邑期间,鹿邑人民才得以喘息。

树森的十七师驻鹿期间,我已10岁,当时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忆犹新。凡是健在的老人,提起杨树森,都交口称赞。我早就想把他在鹿邑的事整理出来,但因他是汉奸头子,所以迟迟没能动笔,直到我访问了一些知情老人,和在鹿邑境内还健在的十七师的五个老兵,又带着老伴到柘城县志总编室商邱、淮阳等地走访,并到杨的老家组织座谈,才写成这篇文史资料。

杨树森,又名杨茂林,1920年生,柘城县慈圣镇韩相鲁村人,佃农出身。他自幼丧母,父亲出外当长工,杨跟着大伯生活,十来岁就给地主当长工。鞘六岁时到西北军报名当兵,因年小身体瘦弱身材不够,人家不要,他就跟着西北军走,后来感动了一个连长,才被收容。当兵后由于他作战勇,很快由士兵升任韩复渠部手枪营营长,据说杨在战场上还救过韩复渠的命,受到韩的赏识,被任为国民党韩部第十二师六十团团长,驻防山东枣庄煤矿。其间,杨部在枣庄一带敲诈勒索,引起当地商人的公愤,纷纷到南京告状,杨在当地无法立足,被革职查办。后杨带二十多支长短枪回到柘城老家。回乡后,他联合慈圣镇朱云龙的地主武装东山再起。他一度o护乡里,向穷人发放救济粮,清剿土匪,以至远近土匪不敢到慈圣镇一带骚扰。193863日柘城沦陷后,杨组织地方抗日武装,开展抗日斗争。

1939年春,任日伪“和平救国军”第一军军长的张岚峰(1943年升任豫皖苏鲁第二集团军总司令,1944年又改任四方面军总司令)与杨会面,授与杨为豫东招抚使公署第一支队司令,驻防柘城。1940年杨又被任为伪和平救国军第十七师师长,1944年被提升为第一军军长。先后驻防太康、鹿邑、淮阳等地。

民国三十二年(1943十七师进驻鹿邑,。师部在信义会(今武装部),特务团和执法队驻云家大院(现实验幼儿园),西关驻一个营,枣集驻一个团,余部驻张斌营、王皮溜、观堂、黄台寺等地。

 换岗

伪十七师进驻鹿邑县城前,四门都由日军站岗,四乡百姓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敢进城赶集。十七师进驻县城后,杨树森首先下令撤了南、东、西三门的日军岗哨,只有北门日军不愿撤岗。一天,一个穿便衣骑自行车的人从北门经过,受到日军岗哨的搜身检查时,遂用手枪把日军打死,然后跑到北关外破庙里,换上杨部士兵的军装归队。日军出动军警到处捉拿凶手,怎'拿到?事后,杨放出口风,说是八路军游击队打死的。日军再也不敢站岗,从此四门的岗哨都由杨部士兵所取代。

二  剿匪

鹿邑县城第一次沦陷后,乡间恶兵蜂起,盗匪如毛。国民党的一些失散的军人,打着抗日的旗号,拉帮结伙,组成一个又一个民团,有的沦为土匪,到处打家劫舍,敲诈勒索,社会治安一片混乱。

十七师进驻鹿邑后,下令各部在四乡清剿土匪。他的队伍纪律严明,接近群众,听说哪里有土匪,就派兵到哪里进行清剿,抓到土匪后,如果没人去保,不是枪毙就是活埋。据鹿邑县交通局i党委书记朱子英回忆,杨部一个支队驻城西黄台寺,支队长叫何茂亭,听百姓反映,那一带有一股土匪,经过了解,在一天夜里把张安楼的张愧、笪尿柏、小朱庄的朱河马等十二个土匪全部抓获,第二天经请示杨师长后就地枪决使鹿邑的社会治安得到好转。

 限扰

那时鹿邑尽管只有日军一个小队和一个团的伪军,但是日军三五成群地经常下乡烧杀抢掠,伪军也经常下乡抓人派粮派款。百姓们终日提心吊胆,人心惶惶o十七师进驻鹿邑后,杨树森下令日伪军不准随便出城。命令他的执法队上街巡逻,如发现日伪军胆敢出城者,执法队抓住就打。

一天夜里,一个日本兵在城内大隅首南一个人家强奸了一个妇女,家人找杨师长哭诉,杨立即通知日军小队长,不准日军上街,随后他又下令执法队用机枪对准日军驻m黉学不准日军随便离开大门一步。并派人调查强奸妇女的日本兵,查清后设法把他调出,活埋到书院后院内m

十七师执法队武装整齐,执法严明,身披武装带,腰挎手枪,肩背齐头白刀,红漆牛皮刀鞘。一天上午,在西关闹市上遇见一个日本兵买东西不给钱,被正在执勤的两个执法队员发现,执法队员用刀鞘劈头盖脸就打,打得日兵顺脸淌血。从此日军再也不敢随便出门胡作非为。

四、减赋

十七师进驻鹿邑前 伪军除向各联保派粮派款外,还经常下乡抢掠。十七师进驻鹿邑后,杨树森通知伪县长韩揖哲(柘城人)农 田赋每年每亩规定十斤小麦,只准少收,不准多收,名曰“大款麦”。商业税也尽量减轻。特别食盐以前被日军垄断专卖,商人不敢贩运经营食盐,否则犯法。老百姓吃盐,必须到县城日军经营的卖盐点凭良民证限量购买。乡间的百姓因不敢进城,宁肯不吃盐少吃盐或吃小盐(一种又涩又苦的土制盐)也不敢进城买盐。杨树森通知伪县长,凡贩运、经营食盐的商人一律免税。那时食盐大部分来自国统区的界首,贩运食盐的商人陆续不绝的把食盐运往鹿邑,这样以来鹿邑百姓吃盐就不再难了。

在杨部驻鹿邑s间,有人向杨反映,柘城县张岚峰的叔父张映辰,人称活阎王,他靠张岚峰的势力爬上柘城县保安团团长的宝座。他不但在柘城县境内横征暴敛,敲诈勒索,鱼肉乡民,还派人到鹿邑境内西北一带收粮派款一直收到县城附近杨得知后派执法队把他们打跑。解放后张映辰因罪大恶极被人民政府镇压。

 修路

鹿邑县城经过三次沦陷l,被日伪军糟蹋得杂草丛生,垃圾遍地,尘土飞扬,遇到雨天,泥泞不堪。杨部进驻鹿邑后,清除杂草,打扫卫生,修城墙,修老君台,修桥补路并派出士兵到永城氓山买来大石磙整修街道,改善了县城的卫生环境。

据八十三岁杨部的老兵王文德回忆:开始我在杨部当兵,后被提升为班、排、连长。一天,我特务连在县城南北f街修路,当时我任班长。当修到北门里时,有两个日本骑兵由南往北走过,有个叫牛振河的士兵不小心洒了日军一身土,两个日军下马,把牛振河按倒在地上就打,并捏牛的脖子,几近窒息。连长王增须一看,立即下令“打”,十几个士兵上前把两个日本兵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打得日军头青脸肿,鼻口流血,狼狈逃回到驻地,报告了小队长。日军出动了,连长命令我班把机关枪架在北门城楼上,准备与日军对打。后经八大处和我军的参谋长王翟如(中共地下党员)出面调解,才没打起来。当天杨树森钌糖窨会没在家,暂把两个打架的战士关了警闭,等杨师长回来处理。晚上杨师长回来了,参谋长向他报了罴艿木过。第二天早上,我部在老君台操场上上操,收操时杨师长在讲台上讲话,他说:“昨天参加打架的都出列”出列后杨问连长王增须:“你好大的胆子,敢打日本人,不怕死吗?”王说:“当兵不怕死,怕死不当兵”! 杨说:“好样的”!当问到我时,我也免强那样说了。其实出列时我还吓得尿了裤子哩。收操时参谋长拿个小子,凡参加打架的士兵,每人发十块大洋。有个营长,打架时在场却未,杨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你眼见日军打我们的士兵,为什么不动,你是个中国人吗?”

 放粮

1938年6月,蒋介石为阻止日军西进,不顾人民死活,下令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洪水一泻千里,豫东、皖北大地尽为泽国。泛区难民流离失所,四a逃难,难民遍及鹿邑大地。1939年又遇蝗灾,1942、1943两年连续春旱,秋天又有蝗灾,粮食奇缺,物价飞涨,民以野菜树皮、草根为食。鹿邑大地饿殍遍野,白骨成堆。

杨部进驻鹿邑后,杨树森在老君台大操场向灾民发放粮食,他令部下在操场搭上席棚,两边摆上桌子,桌上放上箩,簸箩内装满粮食。难民们排成队,从席棚的北面穿过,每人可领一升杂粮,也算给难民解决一点燃眉之急。

 爱民

杨部官兵武装整齐,纪律严明,只准保护百姓,决不准扰民。1943年日军派的宪兵队到柘城慈圣集一带查私货,该集熬小盐的很多,宪兵队硬说小盐是私货,只准日军卖盐,不准百姓卖盐。宪兵队到处抓人罚款,还查中央票(当时在市场上流通的国民党发行的纸币)。慈圣集的商户派人到鹿邑找杨反映,杨当天就派三个连的兵力,亲自带队,把慈圣集宪兵队驻地团团围住,把宪兵全部抓获,先打屁股进行审讯,审后认为他们实属罪大恶极,醪烤偷鼗盥瘛

1943年,日军为了便于调兵运输,在四通镇修个板桥。日军派伪军在那一带收粮派款抓人打人,晚:伪军到老百姓家里强奸妇女,作恶多端。一次杨从鹿邑回柘城老家,从那里经过,群众 向他哭诉。他就到收粮点招集伪军开会,会后把五个伪军一起活埋。

孔集孔祥臣回忆:孔集原属淮阳二区,四通镇南原有一所小洋楼,楼里驻有一个班的日军。夏日的一天,一个日本兵坐橡皮船到孔集买东西,开船的叫王四。日本兵到孔集看见孔蛇的妻子长的好,进行强奸。正好那天孔蛇和他的弟弟都在家里,孔蛇就与日本兵打了起来,孔蛇个子大,把日本兵打倒在地,他弟拿个抓钩把日军打死,深埋在高梁地里。来日军找到王四,王四报告了日军。日军带兵到孔集抓走了四十多个男青年进行审讯,其中还有我的父亲。日军并放出口风,如找不到打死日军的人,就把十三联保一带(其中包括孔集、大辛集)都烧光。杨树林听说后,亲自带兵与日军谈叛,杨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打死人要谁抵命与他人无关”。那时日本在鹿邑的驻军只有一个小队,不过三十余人,杨师有一千多人。张岚峰的命令,杨往往又拒不执行,所以日军怕惹杨树森,杨的意见,他们也只好同意。结果抓的人全部放回,只烧了孔蛇一家的房屋。日军捉拿孔蛇时,杨早已派人通知孔蛇一家逃往外地,能捉到。

唱戏

    十七师进驻鹿邑县城以后,杨树森下令不仅撤了县城四门的日军岗哨,而且不准日伪军随便上街、下乡扰民。在乡间又经过剿匪,鹿邑县城周围治安秩序比较稳定,杨树森又请来了大工艺班、小工艺班豫东两个最好的豫剧团。这两个豫剧团人才荟萃名演员很多。如大工艺班的花桂荣、名丑侯乱小工艺班的唐玉成、黄娃、陈素真、陈素华等都是河南豫剧的名演员。杨让士兵们在老君台大操场和大寺庙广场上搭上大戏台,戏台座南朝北,背面还搭有看台。大工艺班在老君台,小工艺班在大寺庙。每个剧团每天上午和晚上各演出两场。杨树森也经常坐在看台上看戏,他的五位太太坐在两边。开戏前杨站在看台讲话。讲话的内容是:“乡亲们,商户们,都不要怕,该听戏的听戏,该做生意的做生意。听戏时不要乱,不要大声喧哗。经商的只要不卖毒品,啥都可以卖。不论南边的弟兄们(指国统区国民党的军队),或西边的弟兄们(指睢、杞、太共产党的游击队)都可以来听戏,我表示欢迎,我们保护你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嘛。听戏时十七师的部队官兵坐在周围,让老百姓自带板凳坐在中间。晚上戏台上点上汽灯,灯光照得如同白昼,把崭新的戏厢、道具照得闪闪发光。武打戏还都带彩,刀劈斧砍,血流满面,如现在看电影、电视一般。让人看后,记忆难忘。从此,m邑县城城门大开,县城周围十里八乡的人们进城听戏的、赶集的、经商的络绎不绝,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这在日伪统治下的沦陷区实属少见。

附录

张岚峰投靠汪伪集团后,被汪精卫任命为“和平救国军”第一军军长。此时蒋介石联合冯玉祥也派代表任张岚峰为新七军军长,被张拒绝。就这样张成为日伪的铁杆汉奸。作为张岚峰部下十七师师长的杨树森就成了日伪汉奸,十七师也成了汉奸队伍。那么杨树森为什么没有与其他汉奸同流合污呢?作者通过多方走访,特简述于后

杨部老兵鹿邑人83岁的闫永祥讲:杨部有我党地下工作者在起作用。如杨的参谋长王翟如就是中共地下党员原河南省省委书记刘建勋也到杨部做过工作。

据杨部特务连连长鹿邑人82岁的王文德也回忆说:王翟如平时说话做事与众不同,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员。

家住鹿邑的杨的通讯员80岁的赵心河则说:杨与魏风楼(中共特别党员)同是西北军的将领,又是拜把弟兄,来往密切,他受魏的影响较深。

据杨部老兵鹿邑人83岁的郑三玉讲:杨部调往淮阳后,杨部驻李湾寨一带,魏部驻淮阳县柳林一带,相距十余华里,杨与魏经常联系。杨被张岚峰暗刺后,杨部有一部分人被魏部收容,枪支弹药被魏部拉走三汽车。

2006年11月26日,我与老伴到柘城走访了柘城县党史办,县志总编室和文化局《张岚峰y奇》的作者董传礼等同志,又到杨的老家韩相鲁村组织老人座谈,获得了一些有关张、杨的资料。

据柘城县志总编室杨树森的资料记载和《张岚峰传奇》上说1944年5月的一天,杨树森到商邱办事,住在十七师部商邱办事处-张岚峰邀杨晤谈并设宴招待,深夜席散后杨坐黄包车回住地,当车子走到商邱县城三友旅社门口时,被张事先安排好的执法队长丁仁带的一个班的便衣队用二十响驳壳枪,射向杨的头部,当即杨倒在血泊中。第二天张下令全城戒严,捉拿刺杀杨军长的凶手,怎能拿到。杨树森就这样被他的上司张岚峰暗杀在街头。

2006年11月26日我们在杨的老家韩相鲁村组织座谈,参加人有杨的堂侄杨敬玉、同村老人韩敬然、韩自然、韩欢然。他们谈:1938年太康遭水灾,杨回家放粮,灾民成群结队,村里村外都住满灾民。从部队拉来的粮食发完了,他就用自己家里的粮食发放。本村的穷人挨家挨户发钱发粮。春节回家,他走亲串户给乡亲拜年,发现有困难的给予救济。

对于游兵散勇,只要愿意抗日的他i收容,不意当兵的,交枪给枪钱,交子弹给子弹钱。

他平生最恨土匪,抓到都是活埋。他在柘城那一段时间,慈圣集一带治理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他提出的口号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共睢杞太游击队到他的辖区马头集、杨庙集一带筹集粮款,他派人帮助。一次他还派人拉几大车粮食,粮食里装着子弹送往睢杞太。

杨死后,柘城、太康陆续送去石碑二十四通,后来杨的父亲卖了一百亩地,在杨三周年那天,唱了一天大戏,待了几十桌客,才把碑立在村边通往县城的大路旁。1958年大跃进时大部都砸碎烧了石灰。杨的堂侄偷偷拉回家两通。这两通碑上的字迹已被砸得无法辩认,其中一通碑首上“德威兼备”四字还能看清。

杨树森虽为汉奸,但在鹿邑灾难深重的那段时期,也曾经做过一些好事。

 

 

作者史效珍)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4 luyizx.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鹿邑县委员会

地址:紫气大道西段  电话: (0394)7223163